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887160.com >

专访薛明:感觉郎平很威严 希望花店在全国都有分店

发布日期:2019-09-13 18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如果有一天,你在雍和宫附近偶遇一家花店,里面的老板娘有1米9左右,不要惊讶,她应该就是前中国女排国手薛明。退役两年的薛明成功转型,经营一家花店,同时还开了一家花房主题的民宿。除此之外,薛明还收获了甜蜜的爱情并且已经闪婚,如今事业爱情双丰收的薛明静静地享受的退役后的点点滴滴。

  28岁的薛明是中国女排前副攻,身高1米93,获评“最美女排国手”。2005年入选国家队,随队获得北京奥运会铜牌,2013年因伤病遗憾退役。退役后的薛明没有像大多数运动员一样,进入行政系统工作,而是选择了冒险创业。“感觉坐办公室不适合我,想做一点开心的事情。”不过当运动员时候留下的伤病,还是影响到了薛明现在的生活,弯腰、搬重物,薛明都无法承受。好在加快她退役步伐的心脏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  虽然已经退役,也转型经商,不过薛明并没有真正离开女排。作为老北京女排的一员,薛明应朋友邀请,担任北京女排比赛的解说嘉宾。在女排国家队有比赛的时候,薛明也会关注球队的表现。对于中国女排,薛明认为现在的中国女排打法更加国际化,相信女排的会越来越好,但也呼吁球迷多一些理解与包容。对于自己交集不多的郎平,薛明表示她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。对于北京女排,薛明认为已经度过了新主帅的阵痛期,再多给些时间,北京女排也会越来越好。

  薛明花店的名字叫“明天的明天”,薛明说是取自“明天的明天会更好”。为什么要开花店?“我挺喜欢鲜花的,所以一直想自己开家店,退役以后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。加上我老公很支持我,就去学了两个多月。”花店所有的事,薛明都亲力亲为,不求能上市,只求可以略有盈余。薛明现在不仅开花店、开民宿,还会开花艺课。对于未来,薛明还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用永生花做项链,制作在车里用的小花篮等等。薛明说,希望将来每一座城市都可以有一家“明天的明天”的花店。

  凤凰体育:退役也有两年左右了,除了学插花还有学其他东西吗?比如说去大学充电?

  薛明:大学没去,但我经常去旅游。以前时间不多,现在自己就出去看看。比赛去过很多国家和城市,但没怎么玩过,现在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玩一玩,休息休息。

  薛明:生活习惯,以前当运动员的时候都比较规律,早上几点起、几点训练、吃饭都有规律,现在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。但还是好忙,好多事,比当运动员时候还忙。

  薛明:有一些,太重的东西已经搬不了了。腰间盘突出,包括手指。手指之前错位,现在弯不了。

  薛明:我觉得跟运动量有关系吧,再一个就是压力比较大。运动员没有时间去释放,全都是在承受。我们没有自己的生活,也没有其他途径去排放,你总在一个高压的环境下,和你回到家是不一样的。也许你什么事都不用做,在那种环境下不由自主的就会紧张。跟这些有关系吧,运动员是没有自己的生活的。

  薛明:退役的时候队里留我了,希望我能在队里以老队员的身份带带队员,兼教练。我自己还是想做一点开心的事情,也不是说打排球不开心,因为以前一直是军事化管理,没有自己自由时间。

  薛明:也想过,不过感觉坐办公室不适合我。运动员其实特别喜欢稳定,劳累了挺长时间,希望有个稳定的工作,像我这么冒险的比较少。

  薛明:其实是忙的,没有时间吃饭,今天就吃了一顿饭。偶尔会做一些运动,会去游泳。身上的伤比较多,做不了太剧烈的。

  薛明:我觉得现在的中国女排打法更国际化了,之前要求的是快速多变,比较单一,现在前后立体进攻这些都加到一起,比较偏国际化打法了。

  凤凰体育:您跟郎指导(郎平)交集应该不是太多,您印象中郎指导是什么样的人?

  薛明:我感觉是个挺厉害的教练。(凶吗?)不凶,但是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。

  薛明:我觉得不管中国女排在什么阶段,我都会全力支持。毕竟我曾在这个集体待过,也非常喜欢这个集体,在我看来,我觉得中国女排会越来越好的。

  凤凰体育:中国女排今年夺冠,明年压力肯定会很大?会和现在的队员有一些沟通吗?

  薛明:沟通其实还好,我相信教练、队友之间都会有一些沟通的,就是希望广大的球迷朋友,给她们一些鼓励理解。因为每个运动员到比赛场上都是想去赢的,有时候发挥的不好,打得不好,希望大家给她们多一些的包容与理解吧,这是我当运动员时候的亲身体会。

  薛明:北京女排其实在蔡斌当主教练以后,有一个小高峰。现在联赛刚开始,输了几场球我觉得也是有客观原因的,刚换了一位泰国的教练,磨合上还有一些问题,给她们多点时间会更好的。

  薛明:做解说是朋友叫我去玩的,但是我开花店还是利用了我的一些排球资源,我不会靠打球了,但是会用自身的一些优势。因为要是说与排球完全没有关系也不太可能。因为我能做到今天,确实是因为之前取得的成绩带来的,如果我要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开花店,也不会这样的。所以还是挺感谢女排那一段生活的。

  薛明:有点,但还行,毕竟我也没想着要做连锁、做上市,赚多少多少钱。我想的是它能运营起来,不赔本、小有盈余就行,够生活就行。

  薛明:困难就是办很多事情都不顺利,很多事情你想象当中与你实际操作是不一样的,这个对我来说是很困难的。但现在的生活是我想要的,我很享受。

  薛明:还会讲课,花艺课。简单的花艺,比如说母亲节,就教小朋友做一束简单的康乃馨送给妈妈,或者简单的插花,自己在家里。还可以教大家做做永生花,做完可以带走。

  薛明:想到很多与花相关的周边产品。比如说用永生花做成女生用的头绳,发卡,包括小的装饰品。包括一些压花可以做成项链,干花可以做成标本。还有我自己创意的,可以放在车里,经常更换的小花篮。

  薛明:我的理想是开到全国的分店,因为我有很多外地的朋友。我的目标是一个城市最起码开一家。

  薛明:自己喜欢颜色比较淡的,向马蹄莲,玫瑰。虽然玫瑰很普通,但你仔细看它真的很好看。能从花中看出性格。

  :自己喜欢,拍照片完全是看心情,心情不好拍照片选角度都选不好。你要是拍得特别美,说明你当时的心情特别好,心情好的时候,怎么拍怎么好看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拍都不想拍。

  如果有一天,你在雍和宫附近偶遇一家花店,里面的老板娘有1米9左右,不要惊讶,她应该就是前中国女排国手薛明。退役两年的薛明成功转型,经营一家花店,同时还开了一家花房主题的民宿。除此之外,薛明还收获了甜蜜的爱情并且已经闪婚,如今事业爱情双丰收的薛明静静地享受的退役后的点点滴滴。

  28岁的薛明是中国女排前副攻,身高1米93,获评“最美女排国手”。2005年入选国家队,随队获得北京奥运会铜牌,2013年因伤病遗憾退役。退役后的薛明没有像大多数运动员一样,进入行政系统工作,而是选择了冒险创业。“感觉坐办公室不适合我,想做一点开心的事情。”不过当运动员时候留下的伤病,还是影响到了薛明现在的生活,弯腰、搬重物,薛明都无法承受。好在加快她退役步伐的心脏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  虽然已经退役,也转型经商,不过薛明并没有真正离开女排。作为老北京女排的一员,薛明应朋友邀请,担任北京女排比赛的解说嘉宾。在女排国家队有比赛的时候,薛明也会关注球队的表现。对于中国女排,薛明认为现在的中国女排打法更加国际化,相信女排的会越来越好,但也呼吁球迷多一些理解与包容。对于自己交集不多的郎平,薛明表示她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。对于北京女排,薛明认为已经度过了新主帅的阵痛期,再多给些时间,北京女排也会越来越好。

  薛明花店的名字叫“明天的明天”,薛明说是取自“明天的明天会更好”。为什么要开花店?“我挺喜欢鲜花的,所以一直想自己开家店,退役以后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。加上我老公很支持我,就去学了两个多月。”花店所有的事,薛明都亲力亲为,不求能上市,只求可以略有盈余。薛明现在不仅开花店、开民宿,还会开花艺课。对于未来,薛明还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用永生花做项链,制作在车里用的小花篮等等。薛明说,希望将来每一座城市都可以有一家“明天的明天”的花店。

  凤凰体育:退役也有两年左右了,除了学插花还有学其他东西吗?比如说去大学充电?

  薛明:大学没去,但我经常去旅游。以前时间不多,现在自己就出去看看。比赛去过很多国家和城市,但没怎么玩过,现在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玩一玩,休息休息。

  薛明:生活习惯,以前当运动员的时候都比较规律,早上几点起、几点训练、吃饭都有规律,现在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。但还是好忙,好多事,比当运动员时候还忙。

  薛明:有一些,太重的东西已经搬不了了。腰间盘突出,包括手指。手指之前错位,现在弯不了。

  薛明:我觉得跟运动量有关系吧,再一个就是压力比较大。运动员没有时间去释放,全都是在承受。我们没有自己的生活,也没有其他途径去排放,你总在一个高压的环境下,和你回到家是不一样的。也许你什么事都不用做,在那种环境下不由自主的就会紧张。跟这些有关系吧,运动员是没有自己的生活的。

  薛明:退役的时候队里留我了,希望我能在队里以老队员的身份带带队员,兼教练。我自己还是想做一点开心的事情,也不是说打排球不开心,因为以前一直是军事化管理,没有自己自由时间。

  薛明:也想过,不过感觉坐办公室不适合我。运动员其实特别喜欢稳定,劳累了挺长时间,希望有个稳定的工作,像我这么冒险的比较少。

  薛明:其实是忙的,没有时间吃饭,今天就吃了一顿饭。偶尔会做一些运动,会去游泳。身上的伤比较多,做不了太剧烈的。

  薛明:我觉得现在的中国女排打法更国际化了,之前要求的是快速多变,比较单一,现在前后立体进攻这些都加到一起,比较偏国际化打法了。

  凤凰体育:您跟郎指导(郎平)交集应该不是太多,您印象中郎指导是什么样的人?

  薛明:我感觉是个挺厉害的教练。(凶吗?)不凶,但是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。

  薛明:我觉得不管中国女排在什么阶段,我都会全力支持。毕竟我曾在这个集体待过,也非常喜欢这个集体,在我看来,我觉得中国女排会越来越好的。

  凤凰体育:中国女排今年夺冠,明年压力肯定会很大?会和现在的队员有一些沟通吗?

  薛明:沟通其实还好,我相信教练、队友之间都会有一些沟通的,就是希望广大的球迷朋友,给她们一些鼓励理解。因为每个运动员到比赛场上都是想去赢的,有时候发挥的不好,打得不好,希望大家给她们多一些的包容与理解吧,这是我当运动员时候的亲身体会。

  薛明:北京女排其实在蔡斌当主教练以后,有一个小高峰。现在联赛刚开始,输了几场球我觉得也是有客观原因的,刚换了一位泰国的教练,磨合上还有一些问题,给她们多点时间会更好的。

  薛明:做解说是朋友叫我去玩的,但是我开花店还是利用了我的一些排球资源,我不会靠打球了,但是会用自身的一些优势。因为要是说与排球完全没有关系也不太可能。因为我能做到今天,确实是因为之前取得的成绩带来的,如果我要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开花店,也不会这样的。所以还是挺感谢女排那一段生活的。

  薛明:有点,但还行,毕竟我也没想着要做连锁、做上市,赚多少多少钱。我想的是它能运营起来,不赔本、小有盈余就行,够生活就行。

  薛明:困难就是办很多事情都不顺利,很多事情你想象当中与你实际操作是不一样的,这个对我来说是很困难的。但现在的生活是我想要的,我很享受。

  薛明:还会讲课,花艺课。简单的花艺,比如说母亲节,就教小朋友做一束简单的康乃馨送给妈妈,或者简单的插花,自己在家里。还可以教大家做做永生花,做完可以带走。

  薛明:想到很多与花相关的周边产品。比如说用永生花做成女生用的头绳,发卡,包括小的装饰品。包括一些压花可以做成项链,干花可以做成标本。还有我自己创意的,可以放在车里,经常更换的小花篮。

  薛明:我的理想是开到全国的分店,因为我有很多外地的朋友。我的目标是一个城市最起码开一家。

  薛明:自己喜欢颜色比较淡的,向马蹄莲,玫瑰。虽然玫瑰很普通,但你仔细看它真的很好看。能从花中看出性格。

  薛明:自己喜欢,拍照片完全是看心情,心情不好拍照片选角度都选不好。你要是拍得特别美,说明你当时的心情特别好,心情好的时候,怎么拍怎么好看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拍都不想拍。86822.com